【雅昌专稿】他只活跃了18年 却被后人称赞为“伟大”的农民画家

2019-03-16 09:41 《雅昌艺术网》
  • T大

春暖花开,阳光正好,空气也变得活泼热闹。

一切都熙熙攘攘的景象让人想起一幅画——诞生于1559 年的《尼德兰箴言》(Netherlandish Proverbs)。

《尼德兰箴言》

这幅画在橡木上的作品高117 cm、宽163 cm,现由柏林国家博物馆收藏。最初的名称是《蓝色斗篷》(The Blue Cloak)或《世界的愚蠢》(The Folly of the World),说明画家的意图不仅仅是为了把谚语画出来,而是为了对人类的行为有一定寓意。

今天【艺术旅行地】系列,我们要介绍的就是这幅画的作者、逝世450年周年的大画家——彼得·勃鲁盖尔。

据说这幅画上涵盖的荷兰民间谚语有100多条,每个局部都妙趣横生。比如:

谚语:把魔鬼绑在枕头上(To be able to tie even the devil to a pillow)

寓意:倔强的人可以克服一切

谚语:一人剪羊毛,一人剪猪毛(One shears sheep, the other shears pigs)

寓意:一个人占有绝对的优势,另一个人毫无优势

谚语:永远不要相信一手持火、一手拿水的人(Never believe someone who carries fire in one hand and water in the other)

寓意:两面派,挑起事端

谚语:用头撞墙(To bang one's head against a brick wall)

寓意:努力完成不可能的事情

谚语:给猫系铃(To bell the cat)

寓意:执行危险或不切实际的计划

谚语:世界颠倒了(The world is turned upside down)

寓意:每件事都与它应该的方向相反

谚语:牵着对方鼻子走(To lead each other by the nose)

寓意:相互愚弄

谚语:在扫帚下结婚(To marry under the broomstick)

寓意:不结婚,但住在一起

谚语:留鸡蛋,丢鹅蛋(To keep the hen's egg and let the goose's egg go)

寓意:做了一个错误决定

谚语:悬浮在天地之间(To be suspended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寓意:处于尴尬的境地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艺术史教授Larry Silver曾说,“我们已经习惯了短暂一瞥的看画方式,但勃鲁盖尔的东西却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观看方式”。

【只活跃了18年,却被后人称赞“伟大”的农民画家】

把乡村生活作为创作题材,把谚语画出幽默的气质,难怪他被誉为欧洲美术史上第一位“农民画家”。

他是彼得·勃鲁盖尔(Bruegel Pieter),因为家族里出了好多个大画家,所以后人也称他为老勃鲁盖尔(Bruegel Pieter the Elder)。他的作品大多角色繁多,且都是农村场景,所以后人推测他的家庭背景也是农民,总而言之,老勃鲁盖尔的一生充满了神秘。

可能是勃鲁盖尔的自画像,The Painter and The Connoisseur, ca. 1565,Albertina, Vienna

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显示,勃鲁盖尔的出生年份大概在1525到1530年,生于荷兰南部,没有人知道他确切的出生时间和出生地。以至于在他去世450年之后,人们仍然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选择画这些主题,以及他对视角捕捉到的这些画面是怎样的态度。

勃鲁盖尔出生的这个时期,列奥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和拉斐尔(Raphael)刚刚去世没几年。在位于他南边的佛罗伦萨,另一位大师米开朗基罗也正在为美第奇家族(当时最重要的赞助人之一)修建教堂。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刚刚达到巅峰。

勃鲁盖尔的素描,大鱼吃小鱼,1556

后来人们逐渐确定了勃鲁盖尔1551年进入安特卫普画家同业会的这个时间点,关于他的很多事情也逐渐有了轮廓。

比如,他的出生年份,他跟随的老师是安特卫普画家彼得·科克·范·埃尔斯特(Pieter Coecke van Aelst),他还在1563年娶了老师的女儿梅肯·科克(Mayken Coecke)。

Beekeepers, c. 1568

成为画家同业会(Guild of Saint Luke)成员后不久,勃鲁盖尔就动身去了意大利,途径法国、访问罗马,在这段时间里,还相当冒险地到达了大陆南端的雷焦卡拉布里亚(Reggio Calabria),后来继续去了西西里,返回罗马,并最终在1555年回到了比利时北部的港口城市安特卫普。这里有个小插曲:

勃鲁盖尔曾经设计的一套名为“大景观” (the Large Landscapes)的版画由当时北欧最重要的印刷出版商希罗尼莫斯•科克(Hieronymus Cock)出版。虽然勃鲁盖尔的返回路线是没有文献资料可以确定的,但很多人都认为这组大型风景画就是他在旅途中完成的。直到20世纪80年代,人们才发现这组画根本不是勃鲁盖尔的作品,那关于他旅行线路的争论也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乡村一景,由Hieronymus Cock出版

但是,在那些被认定是勃鲁盖尔旅途中画的风景画中,人们还是发现了他与其他游历罗马的16世纪画家非常不同的地方——他似乎将那些古典遗迹和当代建筑刻意忽略了。

Spring, 1565,用作刻版的素描

据说这幅画从未出自勃鲁盖尔本人之手,但在他死后,他的儿子和其他人创作了几十幅不同版本的画作

某种程度来说,勃鲁盖尔对荷兰黄金时代的绘画以及后世绘画的深远影响正是在于他对题材的创新选择——他是第一代“宗教题材不再是绘画既定题材”的发展背景下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之一。而且他也不再画当时荷兰艺术的另一个支柱“肖像画”题材。

回到安特卫普定居的勃鲁盖尔很高产,在那里他主要为当时一线的出版商担任版画设计师。但是勃鲁盖尔最重要的创作却是在他去世前的十年里创作的。1569年9月9日,只有40多岁的勃鲁盖尔在事业巅峰期去世了。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负责人Sabine Haag说:“勃鲁盖尔是一位只活跃了18年的艺术家,他去世的实在太早了。”

【使奥地利和比利时成为2019旅行目的地的荷兰画家】

虽然勃鲁盖尔出生于荷兰,但收藏其油画作品最多的国家却是奥地利的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共有13件;其次是比利时皇家美术馆,共有7件。

去年10月,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特意举办了一场只有100多天的大型展览“Once in a Lifetime”,以此纪念勃鲁盖尔这位荷兰16世纪最伟大的画家逝世450周年。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德语: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缩写KHM Wien)是奥地利最著名美术馆之一,分馆共有8座。主馆舍与霍夫堡皇宫相对,由统治欧洲近7个世纪的哈布斯堡家族出资兴建。这里珍藏着哈布斯堡王朝数百年来收集的欧洲珍品。卢本斯、伦勃朗、丢勒、拉斐尔、提香等著名画家的作品使这座艺术博物馆的名声倍增。勃鲁盖尔的作品堪称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之一。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外景(图片来自网络)

关于勃鲁盖尔的大型专题展,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很早就想要做。50年前,勃鲁盖尔逝世400年的时候曾计划过一场展览,但最终由于必要的借展无法得到担保而最终没能成型。

策划者们很清楚之前的失败经验,所以这次随着又一个纪念元年的到来,人们不想再错过时机,用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负责人Sabine Haag的话说:“我们想邀请其他拥有勃鲁盖尔真迹的藏家和机构来共同完成这次展览,因为我们知道这是最好的方式,可能也是唯一一次机会可以做这样的事情。”

(图片来自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官网)

考虑到这些作品的稀缺性,这次展览的保险金额简直是天文数字,而且没有任何费用可以节省,比如为了借展作品而特别设计的板条箱。Haag坦言:“我们这次的预算是其他展览的两倍。”经过多方努力,这场展览最终呈现了大约90件勃鲁盖尔的真迹,很多展品此前甚至从未离开过收藏机构。

尽管现在勃鲁盖尔的绝大部分名作都保存在奥地利的维也纳,但比利时之于他的意义更加重大。

小于连铜像(图片来自网络)

首都布鲁塞尔不仅有滑铁卢古战场,还有号称欧洲最美的广场和最古老的购物街,闻名于世的“撒尿小童”小于连(Manneken Pis)铜像也在这里。

鲁本斯

北部港口城市安特卫普则是著名画家鲁本斯的故乡,1577年出生的他接棒了勃鲁盖尔,成为17世纪最为出色的佛兰德斯画家,并成为早期巴洛克艺术的代表性人物。

勃鲁盖尔在布鲁塞尔结婚,并在那里度过了最后六年短暂的余生。据传,从安特卫普搬家到布鲁塞尔的原因是勃鲁盖尔的岳母想让他远离女仆情妇。

安特卫普是荷兰当时的商业和艺术中心,布鲁塞尔则是政府的所在地。这个时期的绘画已经成为勃鲁盖尔的主要工作,很多最著名的作品都生产自这段时期。在高官较为集中的地方,勃鲁盖尔的画作广受追捧,赞助人包括富有的佛兰德收藏家和枢机主教格兰维尔(Cardinal Granvelle)。格兰维尔实际上是哈布斯堡王朝的首席大臣,总部位于梅赫伦。

Anthony van Dyck绘画的小彼得·勃鲁盖尔肖像(Pieter Brueghel the Younger)

在布鲁塞尔,勃鲁盖尔还有了两个儿子,分别是小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hel the Younger,1564-1638)和简·勃鲁盖尔(Jan Brueghel the Elder,1568-1625),还有一个女儿,但人们对她的情况一无所知。遗憾的是,因为勃鲁盖尔去世太早,并没有机会培养两个儿子。

勃鲁盖尔去世后,长眠在了布鲁塞尔的马罗莱(Marolles)。

【只有1幅油画真迹现存荷兰的荷兰画家】

目前已知的勃鲁盖尔存世作品大概只有40几幅油画、60多幅手稿和80件版画。画板上的作品是最为稀有、也最为著名,所以如果有哪家博物馆有幸拥有一件勃鲁盖尔,那肯定是要珍藏的至宝。

根据资料显示,勃鲁盖尔的48幅油画分布在12个国家的博物馆里,另外还有2件在私人藏家手中。

勃鲁盖尔,“醉汉挤进猪圈”,1557,油画,18 cm

2002年在佳士得售出,现由私人藏家收藏

勃鲁盖尔,与基督和使徒在提比哩亚海边的风景,1553,油画,67 x 100,现存于私人藏家手中

收藏有勃鲁盖尔油画作品的机构包括

比利时皇家美术馆(比利时-布鲁塞尔)

(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

亭肯美术馆(美国-圣迭哥)

(Timken Museum of Art)

梅耶·范登·伯格博物馆(比利时-安特卫普)

(Museum Mayer van den Bergh)

柏林国立博物馆(德国-柏林)

(Berlin State Museums)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奥地利-维也纳)

(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多利亚·庞非力画廊(意大利-罗马)

(Doria Pamphilj Gallery)

普拉多博物馆(西班牙-马德里)

(Prado)

老绘画馆(德国-慕尼黑)

(Alte Pinakothek)

考陶尔德美术馆(英国-伦敦)

(Courtauld Institute Galleries)

伦敦国家美术馆(英国-伦敦)

(The National Gallery)

阿伯顿宅邸(英国-沃里克郡拉特利)

(Upton House)

洛布科维奇宫(捷克-布拉格)

(Lobkowicz Palace)

大都会博物馆(美国-纽约)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波伊曼·凡·布宁根博物馆(荷兰-鹿特丹)

(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

布达佩斯美术馆(匈牙利-布达佩斯)

(Museum of Fine Arts)

底特律美术馆(美国-底特律)

(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

奥斯卡·莱因哈特·埃姆·罗默霍尔兹博物馆(苏黎世-温特图尔)

(Museum Oskar Reinhart Am Römerholz, Winterthur)

卢浮宫(法国-巴黎)

(Louvre)

弗里克美术馆(美国-纽约)

(The Frick Collection)

Hessisches Landesmuseum(德国-达姆施塔特)

迪·卡波迪蒙特博物馆(意大利-那不勒斯)

(Museo di Capodimonte)

附:彼得·勃鲁盖尔油画作品清单(资料来自维基百科,作品尺寸单位为厘米)

勃鲁盖尔,老妇人肖像,1563,22×18

现存于老绘画馆(Alte Pinakothek,德国-慕尼黑)

勃鲁盖尔,安乐乡,1566,52×78

现存于老绘画馆(Alte Pinakothek,德国-慕尼黑)

勃鲁盖尔,尼德兰箴言,1559,117×163

现存于柏林国立博物馆(Berlin State Museums,德国-柏林)

勃鲁盖尔,两只猴子,1562,20×23

现存于柏林国立博物馆(Berlin State Museums,德国-柏林)

勃鲁盖尔,飞进埃及的风景,1563,37.1×55.6

现存于考陶尔德美术馆(Courtauld Institute Galleries,英国-伦敦)

勃鲁盖尔,基督和那个通奸的女人,c. 1565,24×34

现存于考陶尔德美术馆(Courtauld Institute Galleries,英国-伦敦)

勃鲁盖尔,婚礼上的舞蹈,c. 1566,119.4×157.5

现存于底特律美术馆(Detroit Institute of Arts,美国-底特律)

勃鲁盖尔,那不勒斯湾战役,1560,42.2×71.2

现存于多利亚·庞非力画廊(Doria Pamphilj Gallery,意大利-罗马)

勃鲁盖尔,绞刑架上的喜鹊,1568,45.9×50.8

现存于Hessisches Landesmuseum(德国-达姆施塔特)

勃鲁盖尔,狂欢节和大斋节之间的斗争,1559,118×164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奥地利-维也纳)

勃鲁盖尔,孩子们的游戏,1560,118×161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扫罗的自杀,1562,33.5×55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通天塔,1563,114×155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到加略山的游行队伍,1564,124×170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雪地里的猎人,1565,117×162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放牧归来,1565,117×159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昏暗的天,1565,118×163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保罗的转变,1567,108×156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农民的婚礼,1568,114×164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农民舞会,1568,114×164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农夫和抢窝贼,1568,59.3×68.3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海上风暴(争议归属),1569,70.3×97

现存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勃鲁盖尔,割晒牧草,1565,117×161

现存于洛布科维奇宫(Lobkowicz Palace,捷克-布拉格)

勃鲁盖尔,乞丐,1568,18.5×21.5

现存于卢浮宫(Louvre,法国-巴黎)

勃鲁盖尔,收割者,1565,116.5×159.5

现存于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美国-纽约)

勃鲁盖尔,盲人寓言,1568,85.5×154

现存于迪·卡波迪蒙特博物馆(Museo di Capodimonte,意大利-那不勒斯)

勃鲁盖尔,愤世嫉俗者,1568,86×85

现存于迪·卡波迪蒙特博物馆(Museo di Capodimonte,意大利-那不勒斯)

勃鲁盖尔,通天塔,c. 1565,59.9×74.6

现存于波伊曼·凡·布宁根博物馆(Muse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荷兰-鹿特丹)

勃鲁盖尔,十二箴言,1558,75×98

现存于梅耶·范登·伯格博物馆(Museum Mayer van den Bergh,比利时-安特卫普)

勃鲁盖尔,疯狂的梅格(忧郁的少女),1562,117.4×162

现存于梅耶·范登·伯格博物馆(Museum Mayer van den Bergh,比利时-安特卫普)

勃鲁盖尔,施洗约翰的布道,1566,95×160.5

现存于布达佩斯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匈牙利-布达佩斯)

勃鲁盖尔,雪地里对国王的崇拜,1567,35×55

现存于奥斯卡·莱因哈特·埃姆·罗默霍尔兹博物馆(Museum Oskar Reinhart Am Römerholz, Winterthur,苏黎世-温特图尔)

勃鲁盖尔,死亡的胜利,с. 1562,117×162

现存于普拉多博物馆(Prado,西班牙-马德里)

勃鲁盖尔,圣马丁节的美酒,1565–1568,148×270.5

现存于普拉多博物馆(Prado,西班牙-马德里)

勃鲁盖尔,屠杀无辜者,c. 1565-1567,109.2×158.1

现存于阿伯顿宅邸(Upton House,英国-沃里克郡拉特利)

勃鲁盖尔,国王的崇拜,c. 1556,124×169

现存于比利时皇家美术馆(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比利时-布鲁塞尔)

勃鲁盖尔,伊卡洛斯陨落时的风景(副本),1560s,73.5×112

现存于比利时皇家美术馆(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比利时-布鲁塞尔)

勃鲁盖尔,反叛天使的堕落,1562,117×162

现存于比利时皇家美术馆(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比利时-布鲁塞尔)

勃鲁盖尔,打哈欠的人(有争议的归属),1563?,12.6x9.2

现存于比利时皇家美术馆(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比利时-布鲁塞尔)

勃鲁盖尔,圣马丁节的美酒,c. 1565–1568,147×269.5

现存于比利时皇家美术馆(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比利时-布鲁塞尔)

勃鲁盖尔,伯利恒的人口普查,1566,115.5×163.5

现存于比利时皇家美术馆(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比利时-布鲁塞尔)

勃鲁盖尔,带有捕鸟器的冬季景观,1565,c.38x56

现存于比利时皇家美术馆(Royal Museums of Fine Arts of Belgium,比利时-布鲁塞尔)

勃鲁盖尔,三个士兵,1568,20.3×17.8

现存于弗里克美术馆(The Frick Collection,美国-纽约)

勃鲁盖尔,国王的崇拜,1564,111.1×83.2

现存于伦敦国家美术馆(The National Gallery,英国-伦敦)

勃鲁盖尔,撒种人的比喻,1557,73.7×102.9

现存于亭肯美术馆(Timken Museum of Art,美国-圣迭哥)

勃鲁盖尔,圣母之死,1564,36×55

现存于阿伯顿宅邸(Upton House,英国-沃里克郡拉特利)

【相关专题】去旅行吧,以艺术知名!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